千花雲

© 千花雲 | Powered by LOFTER

仔细聆听来自宇宙的声音和旋律,

无数射线穿膛而过,

那些未知,那些可能,甚至那些危险,

就是自由。



大步快跑,

在飞奔中逃亡。


噩梦是,

我又停了下来。

艺术是科技与人的纽带,

人作为生命是有情感的,

情感是祖先遗传的宝藏。


科技在改造能及的一切,

并且重新塑造人的行为。


倘若人的情感也被科技抑制或封印,

那也宣告人类灭绝了。

我在船上睡着了,

像是睡进了花开的春天里。


发动机的轰鸣,船身激起的浪花,

是梦中的乐曲。

小时候画一个火柴人,

可能就一两秒。

长大后画一个火柴人,

像是注入了所有的情感与力量,

散发着世界的精神震荡波。

2009年8月17日,

我也躺在这张床上,

还在放暑假,

马上就要高三了,

心里有点紧张。

日子是最普通的日子,

没有网络,

一个人做作业,玩耍,

天气是晴的。



一觉醒来,

周围已经没有人类了,

我被困在家乡的小岛上。


汽车像巨大的石头堵在路上,电力瘫痪。

手机成了真正的板砖。

天黑世界也变黑了,

家附近的超市都没有蜡烛。


岛上的纸和笔估计能让我画一辈子。

时而会骑上自行车出去远行,

看看有什么资源,样样都是宝,

路途比较危险,

本来家养的宠物都开始野化。


把图书馆里的书挑选着运回去,

学习着如何种植粮食,如何发电,如何使喝的水变清洁,如何防病治病。


由于没有人类可以说话,我开始自言自语,

随时记录一切。

到了晚上是漫长的,能经常听见野狗的嚎叫,

蝙蝠。


房间里堆满了画作书籍和写的东西。

有时候会仰望星辰,夜色迷离,

这个世界上真的就只剩下我一个人类了吗?

是不是我被外星人绑架后开始进入无限的梦境?但现实的一切已经证明这不是幻觉。


我看了无数的故事,也养了一条小狗,

甚至想过办法自我克隆,

但已失败而告终。


我既害怕死去,而每日也是无穷的重复,

重复着生命中的每一个活动,每一次想象,

长长的头发成了这些的见证。


感叹先人的智慧,而我远无法企及,

留下的只能让我一个人苟活。


春夏秋冬。


如果我去世了,

那全人类也就灭亡了,

只剩下我一具骸骨。

人类就像那些无数生活过的物种,

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






最后,不见的他们就像星星一样,

悬挂在我脑海里。


我也好想成为星星。


我是我的笼子,

我永远被囚禁在“我的世界”里。

小李飞花

三花流

一枝花

我是一颗有海的行星,

平静的地壳包裹着灼热疯狂的内核,

呼吸是火山口的吐息。


地平线,海平面,

山峦又叠起,

春夏秋冬,雪雨天晴,


那便是幸福哩。

坐上了地铁,

我像是穿梭在天堂里。

一起骑车去旅行

我多了两个新朋友,很开心,

但他们永远消失在了我的梦中。


一起骑车去故乡鬼节的旅行,

他们骑得飞快,

而我东西掉了,停下车取,

取完他们已经骑得很远,

只看到两个人影。


一路狂追,我快速骑到了入口,

入口突降暴雨,雨很重,

根本无法动弹,

我咬牙折回,


拨打他们电话,147的开头,

永远听到他们的留言音,


他们再也回不来了,

不是吗?


一张丢失日期的画

夹在书里的画-20170123

于我而言,

我越想死,

就越不能死。

这是一场战争,

即使必败,

也绝不能低头,

要把死亡踩在脚底,

要露出我的獠牙,

把死亡撕开咬碎。


太阳,会燃尽到生命最后一刻。

每天,被她照耀孕育的我,

也应当如此。




闭上眼睛,

就是一次旅行。



比起闭塞的房间,

我喜欢公共场合,

尤其是在车上,

地铁上这种“运动”的公共空间。

仿佛自己一下子从极度压缩的黑洞,

变成了轻飘飘的云。

身边一下子多了无数稀奇古怪的陌生朋友。


我也希望永远在“运动”中,

坐上车,坐上火箭,

像一颗流星,

划过银河。